21cn股票频道

一些地方打高铁旗号圈地 业内担心新城变“鬼城”

来源:新华网 | 作者:马姝瑞、张紫赟、徐海波、郑良、罗争光 | 2014-10-22 03:11:53 | 我来说两句
下载新闻客户端

  沿着高铁建“新城” 如何避免变“鬼城”?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日前在多地调查发现,不少远在城郊的高铁站周边纷纷涌现“高铁新城”。然而,一些地方却出现建了围墙种庄稼、盖了楼盘无人买、打着旗号圈土地等“激进开发”现象,连售楼人员都担心:“高铁新城”会不会沦为“鬼城”?

  “高铁新城”:建了围墙、种着庄稼

  京沪高铁通车后,2012年,一个依托高铁站规划、规模庞大的建设项目——“宿州马鞍山现代产业园区”在安徽宿州开始推进。

  宿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刘孝文介绍说,作为高铁新区,“宿州马鞍山现代产业园区”现已初步建成12平方公里,集聚人口5.5万人。按照规划,这个新区未来将建成以高铁站前商贸区域为核心区,形成“集生产、居住、交通、商贸、物流、休闲为一体的复合型城市系统”,2030年将建成一个核心区域面积30平方公里、人口30多万的“高铁新城”。

  不过,“中国网事”记者日前实地采访看到,该新区除了物流园等少数项目在正常施工之外,其他项目都显得相对冷清,有的处于停滞状态,有的只砌着围墙,墙内仍然种着庄稼。

  对此,宿州市高铁新区方面表示,为严格执行供地标准和土地供后监管,该区通过全面开展闲置土地清理处置工作,已经解除毁约项目5个,依法收回供而未用土地260.1亩、用而未尽土地105.6亩。记者看到的,恰恰属于批而未建被清理的项目,已经进行土地回收,目前正处于土地性质调整过渡阶段。另外,由于经济形势下行压力较大,部分产业转移依旧处于观望状态。

  另据介绍,宿州高铁新区自成立以来,共实现招商引资协议资金457亿元,但目前到位资金仅71.7亿元;作为主导产业的食品(农产品)深加工业集聚项目19个,总投资超过60亿元,已完成投资仅5.79亿元,产业发展进度相对缓慢。

  记者调查了解到,因为高铁而跃跃欲试甚至已经快马加鞭上项目的地方,还有很多。

  在江西,宜春市此前就曾提出,将以迎接高铁时代为契机,把宜阳新区作为城市建设一线,着力提升城市综合承载能力,从“交通路网、产业规划、配套功能”三方面做好对接。

  在湖北,新建的武汉至咸宁城际铁路途经咸宁市贺胜桥镇。2009年,咸宁市决定联合湖北省联投集团投资400亿元在贺胜桥站建设梓山湖新城。目前,这里已有碧桂园1800亩的项目,万科、龙湖等也已初步协定进驻。不过接受记者采访时,梓山湖新城碧桂园项目销售负责人黄蓉表示,即便有高铁站点,因为新城地处偏远,就业、服务等资源都比较匮乏,开盘后市场购买力明显不足,“我们也担心变成空城、‘鬼城’”。

  莫让“高铁新城”成“圈地”旗号

  “中国网事”记者采访时注意到,在不少扛着“高铁新城”旗号的地方,背后都有大量圈占土地的盘算。

  在中部某农业大省,一个县级市的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市的高铁新区建设期间,全市建设用地量从2009年的1000多亩,上升到2012年的7000多亩,仅新区最大的企业占地就达1000多亩。

  2013年,记者在号称“全国生态农业示范县”的东北某县调研时了解到,当地也在大规模推进“3个10”战略,即巩固10平方公里的老城区,新建占地10平方公里、有高铁站点的新城区,以及10平方公里的产业园区。该县国土局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副局长告诉记者,上级划拨的用地指标有限,每年不到100公顷,“但一个企业用地10公顷的现象很普遍,土地利用远远达不到节约集约的要求。”

  在房地产行业滚爬了十多年的一名房地产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部分地方政府将城镇化看成又一次圈地机会,以新城开发的名义,有更多可卖的土地,“部分地市按照其开发规模,已经出让的土地都够开发20年。”

  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教授说,一些地方在土地困局的压力下,只重视通过规划高铁新城、新区来获取更多用地指标,其中不乏大肆圈占农村集体土地,在农地复垦方面也只重数量、不重质量,有的地方还存在多占少补、先占后补、占好地补差地的现象,这种苗头值得警惕。

  高铁经济“培育期”如何避免“拔苗助长”?

  尽管一些专家学者对“高铁新城”模式存疑,但一些地方仍对“新城”的未来表示乐观。

  宿州市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说,高铁新城是“平地而起”,需要对道路、水电气等基础设施进行大量的前期投入,需要一定的“培育期”。在城市框架初步形成后,主导产业不断集聚,加上高铁的交通优势及附加的人流经济,发展前景不可低估。

  安徽省政府参事、中国区域经济学会顾问程必定认为,对于类似的“高铁新区”,应该给予更长的发展期,但也要未雨绸缪。目前,很多新区建设都喜欢往一个方向走,做一些商业、商务、会展,“一味摊大饼,产业却跟不上去,这势必会造成‘鬼城’、空城问题。”

  “从一开始就要把高铁新城、新区放在城市、省份乃至区域的层面去进行科学规划,与现有产业布局、城市功能进行协调,不盲目、不重复建设;同时做到‘以站定城’,即根据高铁站吞吐客流量的规模及未来发展空间,适度规划新城规模,并统筹考虑公共设施和公共服务的配套。”程必定说。

  一些专家表示,不是每个高铁城市都适宜发展新区。对大城市或交通枢纽城市而言,高铁加强了城际的联系和信息、技术、人才流动,带来的是正面效应;而对小城市、小乡镇而言,高铁只能发挥“通道效应”。为此,上级部门对地方发展“高铁新城”进行适当的指导和规范,对适合发展的予以支持,对于不适合发展的及时限制或叫停。

  贺雪峰还提出,务必要警惕一些地方在土地困局的压力下,只期望利用“高铁新城”来获取用地指标,造成耕地流失,导致土地利用质量和效益的双下降。(采写记者马姝瑞、张紫赟、徐海波、郑良、罗争光)

责任编辑:AP018

分享到:
更多
心情分享加载中...
互动评论加载中…

哈秀精选

热点推荐

21CN时时报道

更多>>
oumin@189.cn kanmiaochen@21cn.com liyg@21cnsales.com ibm2012cd@21cn.com Athena_1a@21cn.com 1994004509@qq.com Athena_1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