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女孩打赏男主播花20多万 映客CEO:直播需完善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7-03-24 16:56:39|

  13岁女孩打赏男主播花光20多万 直播界大咖怎么看?

  中新经纬客户端3月24日电 3月23日至26日,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在海南博鳌举行。针对引发热议的“13岁少女打赏男主播花光25万元”事件,直播行业大佬们各自发表观点。

  以下为对话实录:

  胡一虎(凤凰卫视主持人):谈到打赏文化,前一阵子上海一个女孩子13岁打赏一个男主播20多万,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这个打赏有很多争议你怎么看? 用户朋友,你们又怎么看呢?

  Andy TIAN(UP直播CEO):这是自然的,任何一个媒体平台当从一个小众变成大众,对不起,社会中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都会并存。在新闻上面,如果老虎你的新闻上只报喜不报忧你觉得怎么样?

  胡一虎:我们要谈的就是李伦所强调的,整个生态健康发展下去,碰到这样的情况你总不会希望越来越多的打赏文化这样下去,打赏是欣赏,你受到人家的欣赏你也是开心的,也有利润。但是如果真的像我们所说的那样的事情层出不穷,你打赏的对象是做的假慈善,这个时候行业自律一样会出现在这个直播平台上。李伦讲讲。

  李伦(腾讯网副总编辑):我管理的业务我没有开打赏的模式,我们投资的有9个做这样的直播。我是做媒体的,从媒体的角度讲这件事,从市场来讲,一个市场繁荣首先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而且是没有必要去回避的事情。

  第二就是市场管理的问题。在中国确实有很复杂的特殊性,政府应该起什么样的作用?媒体应该起什么样的作用?商家自己的自律应该起什么样的作用?这几方面都会交织在一起,每一个动作又很可能会过分或者欠缺。

  就我目前个人角度来看,我是觉得市场本身的繁荣度还是有希望做的更大。而政府的管理应该更熟悉互联网,商家自律来讲,坦率的说我觉得是不够的,或者说是无暇的,在强大的资本推动下可能会让大家顾及不了那么多,但是这个未来可能是有成本的。

  陈洲(欢聚时代(YY)CEO):这个问题补充一下,刚才大家提到了打赏所引发出来的一些负面的事情,其实,我们做直播这么多年,对打赏有一个稍微更深的认识。就是,其实直播平台核心商业模式分两种。第一叫认同经济;第二,个叫信任经济。网红经济本质是信任经济。

  认同经济什么意思呢?可能过去,我们的物质和服务相对比较缺乏的时候,我为了获得服务或者物质就要付费。今天整个社会发展经济也变好了,我们为了满足同样一个需求有好多可以获得的服务,这时候我就可以开始选,我认同谁就选谁。所以对主播打赏是一个认同,现在是你们都里看,看完之后你们觉得认同付费,付多付少随你,认同多就付多点,认同少就少。

  第二个是信任经济,以前媒体是中心制,渠道是中心制,所以我们要依靠权威人和权威媒体告诉我们什么东西是好的,我们应该买什么。所以过去你要做一个新的产品上央视打广告就有销量,现在不一样了。比如我家里给孩子买东西会说,那位妈妈特别擅长育儿她买什么我们也买什么。或者我们买手机,看手机发烧友他说什么好我买什么,我们不再那么看广告了。

  网红是他有一大帮跟随者,这些跟随者通过这个网红的观察认为他在某方面是有品位的,推荐的东西不会错,我们就买它。未来商业价值这两方面都可以挖掘。刚才讲到13岁小女孩的事,任何一个行业在发展过程中,特别是直播行业把以前要重重关卡才能获得的表演机会现在开放了所有人,开放过程中有一部分人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不是属于他的机会,但是他想搏一把,有时候会搏出位,这些都是在发展过程中大家一边走一边看,一边去完善我们相应的整个制度。这是发展过程中不断调整的过程。

  奉佑生(映客创始人、CEO):这是未成年人保护的问题,国家现在对直播也出现了一些对未成年人保护的方法包括直播必须要求实名认证,这跟游戏一样是一个不停完善的过程。

  胡一虎:过程中过去一年有很多问题发生,新的一年我们希望这个行业生态环境更加优化。李伦你和我都是在传统媒体的人,举一个现实例子,我现在马上说直播,场下出现一个镜头,我说这个镜头不能出现给观众,我马上说休息片刻回到现场,待会儿告诉你现场有一个想像不到的镜头,然后进广告,目的是不想看到A和B缠绵的镜头,这是假设。

  但是直播过程中完全不同,这就是搏出位,就是最好的获得流量的地方,这就涉及到你的判断、伦理和自律,这个自律怎么产生的?陈洲说搏出位我认同,但是搏出位对当事人是没有风险的,对社会是有一定的后遗症的,你怎么看?

  李伦:远一点看我觉得人们的文化有进步,理解力也有进步,人们的理解力往往走在媒体的前面。原来我们做电视的时候老说永远不要低估观众的理解力,也永远不要去高估观众的兴趣。其实在互联网更是这样,互联网对更封闭的内容反而是残酷的。所以首先我觉得制作过程的透明化是用户参与理解这个内容的一个非常好的机会,直播非常大的优势也在于此。至于说这里面出现了极端的现象,我觉得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可能首先要伦理文化的改变问题,另外还有其他就是法律的问题了。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NE065

本文相关推荐

精彩图集

精彩文章

奥运村曝性丑闻:旗手逼女服务员性交易

里约当地时间本周一,巴西警方在奥运村中再抓获一名性侵清洁女工的拳击运动员。

08:00

世界最大肿瘤,男子腿上长160斤大肿瘤

4岁时,阮维海右腿下半部分开始出现生长异常。17岁时,长出的异物估计重达25公斤。

08:00

马蓉被曝转移1400万财产

王宝强的离婚案可谓一波三折,网上流言四起,众说纷纭。

08:00

世界最奇异9大村庄 中国功夫村上榜

世界最奇异9大村庄 中国功夫村上榜

08:00

盘点赛场上的浪漫求婚

获得亚军的何姿却“抢了头条”,颁奖后秦凯单膝跪地向她求婚。何姿眼含热泪地戴上了戒指。

08:00
oumin@189.cn kanmiaochen@21cn.com liyg@21cnsales.com ibm2012cd@21cn.com Athena_1a@21cn.com 1994004509@qq.com Athena_1a@163.com